抗美援朝老兵黄惠顺:家与国,存亡相托

No Comments

抗美援朝老兵黄惠顺:家与国,存亡相托

“炮打进来了算我倒运,只需我还活着,就要接着打下去。”

——黄惠顺

黄惠顺白叟在观看抗美援朝战役示意图。中国军网记者伍行健 摄

初见黄惠顺白叟时,他正停步于上海市松江区烈士陵园抗美援朝留念馆的一块展板前。那是一幅抗美援朝战役示意图,黄老摘下眼镜,手指沿着图中自愿军进军的轨道慢慢滑动,每走过一个城市,都会或多或少地停上顷刻,思索一段时刻,平壤、金川、开城……一路向南,当白叟的目光与铁原、金化、平康三座城市相遇,刹那间,白叟身畔的空气似乎凝重了几分。默然良久后,白叟向记者讲起了他的故事。

(一)

黄老年青时是炮兵观察员,主要使命是在制高点上观测敌情,为战友指明敌方重要政策方位,并在我方火力冲击往后判别政策毁伤状况,可以说是炮兵的“眼睛”,他们传回的每一组信息,背面都是许多战友的存亡相托。

黄惠顺1951年10月20日入朝作战,1953年回国。不到两年时刻,说来时刻短,却是白叟终身中最难忘的回想,而其中最为铭肌镂骨的,正产生在这块“三角形”里。

在这儿,自愿军和“联合国军”展开了持续一年多的比武,战事之惨烈史无前例。

在这儿,自愿军操控着一座海拔1062米的支撑点——五圣山。五圣山主峰东南4公里,有两处顶在美军前沿阵地的高地。时至今天,黄老仍然无比明晰地记住那块区域的地势地貌,更能毫不迟疑地说出它们的姓名:597.9和537.7。而关于更多人来说,它们的另一个姓名则更为了解——上甘岭。

在上甘岭犬牙交错的坑道中,自愿军将士编写出现代战役史上的奇观,而这一奇观背面,则是自愿军各参战部队的英勇无畏和密切配合。我军榴弹炮射程不如“联合国军”,为了坚持满足的火力冲击才干,黄惠顺地点连队把4门榴弹炮拉进了阵地前沿的坑道里,顶着“联合国军”的炮火压力,在最前哨宣布归于自愿军炮兵的咆哮。

在一次抢夺中,“联合国军”的火焰喷射器从坑道口烧了进来,2门榴弹炮连带着许多炮弹被摧毁,两个班的兵士悉数献身了,大火整整烧了半响,战友们的遗体都化为焦炭,再也分不出互相。打扫战场时,黄惠顺黯然神伤,很长时刻都没吃下饭。战友的献身,益发激起了黄惠顺和其他官兵的怒火,“活着的人一定要打好,给战友们报仇。”

提到这儿,黄老一贯沉稳平平的口气忽然变得昂扬起来,似乎又回到当年万炮齐发的战场。“咱们没有害怕献身,把上甘岭战役打究竟,获得了成功。”

此战完毕后,毛泽东主席曾在《关于朝鲜战局的剖析和作战政策的指示》中指出:“今秋作战,我获得如此成功,除由于官兵英勇、工事巩固、指挥妥当、供应不缺外,炮兵的强烈和射击的精确,实为取胜要素。”时隔68年,黄老一直牢牢记住毛主席其时对炮兵的奖励,每念及此都与有荣焉。

战后计算,对手在上甘岭超越一半的伤亡,都是由炮火形成的。而上甘岭连天炮火背面,绵亘不绝的山峦之颠,许多如黄惠顺相同普通的兵士,潜伏在不为人知的旮旯,静静搜索着敌人的踪迹,把战友存亡相托的袍泽之情,尽数化为据守战位的动力,“不怕献身,做好作业。”

(二)

黄惠顺白叟在叙述抗美援朝阅历。中国军网记者伍行健 摄

登高远眺之际,除了搜索敌人,有时也会想起故土。

1952年新年,五圣山上一个无名哨卡中,黄惠顺翻开收音机,小心谨慎地听了5分钟播送。60多年曩昔了,那天播送里详细播了什么已记不清了,只知道,电波中传来的了解乡音,能聊以安慰思乡之情。那时分,条件艰苦,物资供应缺乏,电池要优先保证作战通讯,只需逢年过节才舍得听上一小会儿播送,经过这种方法让自己和祖国离得更近些。

相同只需在过节才干享受到的“奢华”,还有那天的一碗饺子。从步卒战友那里要两棵白菜,再配上自己存下来的一点肉和面,一顿饺子的食材就凑齐了。再从哨卡外随意挖几锹雪煮沸,哨卡里每个兵士都能分上一碗。这是黄惠顺在烽火纷飞的异国他乡过的第一个新年,那碗饺子也成为他此生最为难忘的一顿好菜。那一年,他刚刚20岁。

1949年11月,上海刚刚解放不久。目击解放军进城的一幕,初中刚结业的黄惠顺萌生了参军的主意,并如愿考上军校。在不到两年的学习中,黄惠顺凭着过硬的专业本质锋芒毕露,按方案本该留校当教员。后来,由于战役的影响,所有人的留校方案都撤销。得知自己要被派往前哨,黄惠顺反而更快乐了。“部队派你去了你就应该去,况且武士就要上战场嘛!”

驶过鸭绿江大桥时,黄惠顺凭着一腔年青人的热血和一股朴素的家国观念,无畏地踏上战场。“我家里兄弟姊妹6个,我就算回不来了,家里也还能过得下去。”据守在上甘岭的坑道中,目击着许多战友的献身,黄惠顺也益发看淡了存亡。他笑着和记者忆起其时的主意:“炮打进来了算我倒运,只需我还活着,就要接着打下去。”

烽火连三月,最念莫过于家园。战事严重时,自然是顾不上多想。偶有歇息时,朝鲜半岛冬天恶劣的自然环境也让写一封家信变得没那么简略。黄惠顺在战友中文化程度比较高,常常有战友请他帮着写家信。可冰天雪地的战场上,连墨水都结冰了,写信的速度很慢,黄惠顺只能坚持尽可能多地替战友们执笔写信。可入朝以来,自己却一直没能给家里去过一封信。不过,他把对爸爸妈妈亲人的思念,尽数倾吐在了悉数寄回家里的补贴中,“这在其时但是不少钱!”提到这儿,黄老脸上洋溢出孩子般的笑脸。而对他的家人来说,能从准时收到的补贴中知悉远方家人安然无恙,就是最大的美好。

1953年中秋节前后,黄惠顺随队踏上了归国的军列,再度望见了故国的明月,听到了亲热的乡音。

(三)

回国后,黄惠顺驻扎在大连,先后当过炮兵、防化兵,1966年头转业到江西九江,1976年又再度回到离家不远的上海松江作业。曲折多地,黄惠顺总是笑称:“我是革新一块砖,哪里需求哪里搬。”离家时仍是少年,归来时已年逾不惑。20多年在外流浪,不管是兵马疆场仍是转业到当地作业,黄惠顺总是把军旅中养成的谨慎详尽的风格贯穿一直。在他心中,不管身居何职身处何地,唯有干好作业履职尽责,方能不负安排和战友对他的信赖。不管是遍地弹痕的战场上,仍是如火如荼的工厂里,那道瘦弱的身影一直守在自己应在的方位上。

黄惠顺(中)和老战友合影。中国军网记者伍行健 摄

转业之后,从前的战役阅历被黄惠顺深埋心底,即使是对家人也很少提起。黄老的孙子出国留学前,黄老曾随口和他恶作剧:“我当年出国的时分可比你还年青几岁呢。”就这简略的一句话,已是黄老罕见地自动泄漏自己“出过国”的阅历。

“投笔从戎”之后,黄老很少再和兵营有所交集,可心中对戎行的那份爱情,从未被韶光减弱。

前不久,在留念中国公民自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之际,黄老和几位老战友应武警上海总队机动第二支队约请,再度回到兵营,向年青一代官兵们叙述自己抗美援朝的阅历。

重回兵营,是一种生疏又了解的体会。“铁打的营房”,已数不清送行过多少不同的兵,而部队一日千里的现代化营房,也多少会和老兵们形象里的营房有些收支,可以说是“人物皆非”了。不过,不管时隔多久,兵营中那些似曾相识的神采飞扬的芳华面庞,总能引起老兵们的共识,“秒回”那段壮怀激烈的年岁。在故事共享中,黄老以坚决而不失昂扬的口气,带官兵们“走”入烽火纷飞的上甘岭阵地。“咱们这一代人完成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前史使命,你们现在各方面条件比咱们曩昔要好得多,期望你们练好身手,持续保卫祖国不受侵犯,让公民安享平和。”讲演渐进结尾时,黄老的殷殷嘱托,引得台下官兵掌声雷动。

平和二字的份量,在切身阅历过战役的人心中重若千钧。踏上遍地弹坑的战场,举目望去皆是残垣断壁,黄惠顺不由慨叹:“朝鲜老乡的日子过得太苦了!”战役令人生长,为了平和的战役,会令人生长得更快。不知不觉间,抗美援朝战场的锻炼,让黄惠依从一个听到炮声都会怕的瘦弱少年,变得在两军阵前面不改色,还能一口气转移100斤的炮弹。而为了平和美好日子干好自己作业的决计,更是被磨炼得益发坚毅,永久烙在灵魂深处。

黄惠顺白叟向记者叙述从前的战地日子。中国军网记者伍行健 摄

珍爱平和,更要永久保护好当下的平和。犹记住,活动完毕后,黄老和战友们在食堂就餐时,刚好赶上官兵们开饭。官兵的午饭中,有白灼虾、红烧肉,蔬菜水果甜点更是一应俱全。饭毕,黄老单独动身来到窗前,静静望着官兵们秩序井然地排队打饭,目光中透着三分思念、三分欣喜。他想起了当年和战友们围在一同吃“小豆腐”的日子——把野菜和豆渣拌和在一同,便已是一道可贵的战地好菜,战友们吃得很香。而欣喜的是,旧日和战友们奋不顾身拼来的平和日子,一直有着新的看护者。至于剩余的几分笑意,则是在重回兵营后,感受到官兵们各方面条件都远胜旧日,更有才干看护好这份平和年月。

从烽火硝烟中走来,和战友们以一腔热血铸就家国安泰,又在尔后的数十年间,见证着战友们朝思暮想的美好日子,黄老和许多老兵士相同,关于个人得失早已不萦于怀。他们心心念念的不过是,自己和战友们旧日誓死看护的家国,可以永久远离战役的侵扰。

黄老常说,自己仅仅许多自愿军中普普通通的一名兵士,没有什么特其他。从素日的言谈举止中,也很难看出他和其他八旬白叟有什么不同。可在70年前,正是这些普普通通的兵士们,在家国危险之际挺身而出、九死无悔,把更多的父老乡亲挡在烽火之外,让更多同胞得以安享今天之太平盛世。

那天的兵营之行,黄老从年青的兵士们身上看到了自己和战友们的影子。而当两代武士齐聚一堂之际,从那道已不复挺立的藏蓝色身影中,记者似乎接触到了一种在公民戎行中代代相传的坚毅。那正是鼓励这支戎行屡克强敌的力量之源——看护平和,保家卫国,芳华无悔。

(帮忙采访:上海市松江区退役武士事务局)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